每天,编辑推荐
每天 扫码下载客户端

欧阳娜娜 | 如果希望不在,末日随时会来

有许多人跟欧阳娜娜说过:要保持现在的状态和想法。但她却可以接受一切改变,她说一旦要刻意保护什么,那个东西就已经不够单纯了。

欧阳娜娜 | 如果希望不在,末日随时会来

欧阳娜娜

“世界末日”出现在许多文学、影视作品中,它们有关灾难与毁灭,却并未真的发生。欧阳娜娜觉得,也许真正的末日并不是物理世界的瓦解,“它取决于每一个人对这个世界还存有多少希望吧,对于有一些人来说,世界末日就是对自己的整个人生信念不够强大的时候,或者说失去了目标的时候。”她自觉每一个人面对生活的态度与观念很重要,如果希望不在,世界末日随时都会来。

“我自己会跟自己内心有一些沟通,因为当你自己处在一个艰难时刻,难以度过的时候,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,只有自己想通。”面前的这个姑娘,还没有从先前忙碌的工作里缓过神,“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想要的太多了,无论身心都会比较累一点。”但她有种天然的乐观,也有当认识到某种必然规律后的平静接受,她说好像自己时常在夏天想念冬天,在冬天又渴望暖意一样。

欧阳娜娜出生在一个世纪的初始,自此一切仿佛按下了快捷键,不仅只有她的成长,包括世界的改变,这种飞速的变换偶尔让她觉得可怖。

她从前是个很容易被说服的人,当下开始坚持自我的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工作,“慢慢愿意表达自己”,“以前我就是比较乖的一个孩子,除了练琴其他什么都不懂,也不知道怎么生活。” 13 岁出国念书,那是她第一次对“变化”有了感知,“慢慢接触到社会,会明白原来爸爸妈妈是这么走过来的,原来要这么努力才能达到一个目标。原来每一个人都可以有自己发表的权利,并且觉得表达自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,挺舒服的,慢慢就有了自己的想法。”

她有时候会寻回以前自己留在网络世界里的痕迹,虽不是长篇大论,“但就是会写一些在那个年纪该写的流水账”——今天上学很开心,看到了什么;“拍一些高糊的照片,当时还觉得特别好看,因为不懂嘛”,她觉得那里头有一种天真烂漫。

“别人说我有少女感,我觉得我就是少女啊,那肯定就是有少女的感觉了。再就是我认为这就是可能当下这个时代的审美,比如说大家就喜欢有少年感、少女感的,大家就喜欢每个人都骨瘦如柴,就不能有一点残肉或者不能有一点点肥嘟嘟的感觉,它觉得你这不专业,但是我其实不是说觉得反对,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审美,对,这个我觉得是很主观的。”欧阳娜娜说。

欧阳娜娜 | 如果希望不在,末日随时会来

欧阳娜娜

拆解时间

欧阳娜娜最渴望的科技进步是“让飞机飞快一点”,长途飞行时间如果可以,至少缩短一半。大学的课程她大都安排在周二到周四,这样她就有一个长周末可以用来飞行,“其实挺可怕的,我需要过两个时区”,于是她的时间会莫名其妙地比别人多出一些,某些日期,她要过两次。“感觉就是把时间用到极致,是挺好的,会让我觉得自己没有浪费时间。”她依旧还是可以选择的,“偶尔过过慢生活,然后再来抓紧时间工作”,在这种切换中,她已经很自如了。

大量的飞行时间被睡眠占用,除此之外欧阳娜娜觉得享受,“因为我觉得那已经是我第一次那么十几个小时,会远离网路世界的机会。”除了必要的急事需要处理,她在飞机上不会打开无线网络,“有点儿与世隔绝。”

“有时候是文字,有时候是画画图,不一定是写出一篇文章,就是当下的一个心情。

那往往我都是在这种时候想到一些音乐会的主题,或者是自己感受到的一些启发。比如说我每一年办音乐会的主题和想要传达的东西,就都是无意当中可能就想到了,和梦想有关或者是和初衷有关,这方面可能是我妈妈影响我的一点,就是随时有想法就记录下来、写下来,或者是把它画出来。”她习惯把想法图像化,源自于她自小学习音乐时的习惯,“拉琴的时候,给自己拉的曲子编一个剧本,或者把它想象成一种颜色,这可能是慢慢培养成的一个习惯,拉琴的时候有画面,脑袋里有所谓比较画面感的东西。”

欧阳娜娜 | 如果希望不在,末日随时会来

欧阳娜娜

音乐没有敌意

“慢慢就会知道说,这个世界,这个社会是比较现实的,当你在用文字或者是其他方式去表达的时候,它很容易被人误解,很容易被人扭曲。因为每个人看到文字是什么感受?或者看了一整篇文章就想要抓取某句话,它可能不是我想表达的(意思),所以这些东西就是出道这么多年我觉得会比较小心的事情,会严格地把握这个分寸,也会觉得说用文字或者是这样的方式去表达会要比较小心,不会那么容易掏心掏肺。”欧阳娜娜说。

但音乐的世界里,没有敌意。

欧阳娜娜真正意义上写出的第一个旋律,其实是一篇功课,“当时就是很单纯的想要完成它”。她的许多好朋友在毕业以后做了专业的音乐人或歌手,便会跟她说:“(在学校的时候)可能是所谓最单纯的在创造音乐的(时期),这个时候写的歌都是最单纯,没套路的,等以后要出专辑,写歌就会考虑是否要迎合大众,有不可避免的小私心。”

那段旋律此刻正从隔壁房间流过来,浅淡,平静,和当时创作的环境是贴合的——夜晚,欧阳娜娜一个人抱着吉他。“虽然没写几首,但通常我写歌都是在学校的时候,晚上,比较能静得下来。”她依旧沿用了她对于音乐的视觉化习惯,边写,脑海里边出现画面。

“我还没找到具体的一个方向,还在寻找当中,但是如果不看音乐风格,单就音乐的精神上来说的话,应该是比较有治愈性的精神吧,就是希望可以让听到的人能得到一些治疗,或者是让对方有启发的,好像一种力量的传递。因为其实我自己听我喜欢的歌手的歌,对我来说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所谓的治疗,精神以及心态上面的。”

欧阳娜娜 | 如果希望不在,末日随时会来

欧阳娜娜

接受一切改变

欧阳娜娜听过一个理论,当人感到很热的时候喝热水,很冷的时候喝冷水,可以让自身与外界环境的温差缩小,从而忘却刺激的感受。她喜欢在冬天吃冰激凌,却不是因为这个,“我其实没感觉有什么缓解,我大冬天吃冰只是单纯觉得很开心,但我其实还是觉得挺冷的,但我很喜欢冬天跟我的朋友去旁边的冰激凌店吃冰激凌。”焦糖、咖啡或者香草。

“很多人会跟我说:你要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呀,或者你要保持你现在这些想法。但是我不会刻意地去(保护),因为我觉得保持就是刻意去想那些东西,反而它就不单纯了。我觉得,如果有一天我变了,变得没有那么开心了,那我也接受。但是现在此刻的我的心情就是,我想要开心,我希望开心,但如果有一天改变了,那我也就顺其自然了。”

她想要抓住的开心和自在其实很简单。日常和同学在家里一起做饭,偶尔周末放假,喊上妈妈、姐姐、妹妹一起开车到郊外玩儿,“很像在过生活的感觉”。

“我可能会希望保护我的家人吧,可以说我从小就是在这个行业里面长大的,所以到现在我自己一个人出来,然后自己开始工作等等,就是我的家人也会受到一些来自不同的人的看法和声音,也许这是他们不必要去承受的,所以我更多的是希望可以保护他们。”

不久前她因由节目去到贡嘎山徒步,高原反应加上连续不断地行走,欧阳娜娜没有什么心思留意旁边的风景,“真的就是专注于脚下的路,因为那些路都不好走,所以你一旦踏错地方就可能要摔一跤,或者掉进泥里。”她说没有回头路可以走,“你要是放弃,也只能原路返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