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,编辑推荐
每天 扫码下载客户端

黄渤 | 忘了记忆 忘不了爱

从父亲认不出他这一刻开始,黄渤就有一种恐慌,【情似孤舟甫离岸,渐行渐远渐生疏】。他意识到,必须做点什么,为父亲,为更多阿尔茨海默病患者。于是他做出了一档好看又有温度的综艺《忘不了餐厅》,在有限年华里,让爱和记忆不要被忘掉。

黄渤 | 忘了记忆 忘不了爱

黄渤

五六年前,黄渤发现父亲第一次认不出他了。

那次在外拍完戏他回到青岛的家,母亲指着他问父亲这是谁呀,父亲装作很厉害地说,这我还不知道吗。追问之下,父亲才说,这是我老同事了。过了一会儿,家人再问,父亲又说,这是我老战友了。

在《忘不了餐厅》节目里黄渤对舒淇说,这一刻他的感受是绝望,“他现在要能打我一顿,我有多高兴”。

现在他回忆起来,个中滋味更为复杂和酸楚。“其实我不太确定在那之前的上一次我回去他认识我,因为他认不出我那次依然对我很热情,原来只是把我当成个熟悉的人而已。”

他父亲患上了 “阿尔茨海默病”。

这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。临床上以记忆障碍、失语、失用、失认、视空间技能损害、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,属于认知障碍。目前这种病没有特效药,只能通过干预延缓病情。

从父亲认不出他这一刻开始,黄渤就有一种恐慌,“情似孤舟甫离岸,渐行渐远渐生疏”。他意识到,必须做点什么,为父亲,也为更多人。

于是有了综艺节目《忘不了餐厅》。

黄渤 | 忘了记忆 忘不了爱

黄渤

忘性越来越大的父亲

自从得了阿尔茨海默病,父亲和黄渤以前心目中的父亲就渐行渐远了。

在他小时候,父亲很严厉。父亲是60 年代毕业于林学院的大学生,毕业后在甘肃一家林业局搞农业研究。黄渤就出生在甘肃,一直到他四岁,一家人才返回青岛。

父亲在专业方面很厉害,“他把青岛的啤酒花叫青岛大花,以前是德国的,成功种植到了甘肃的一家林场。现在中国差不多有将近70% 的啤酒花都产自于甘肃的这个林场,等于我爸爸是做得最成功的。”

小时候黄渤印象最深的是,父亲的书桌上每天一杯茶一份《青岛晚报》,有着老派知识分子的作风,对黄渤的要求是好好学习,考大学,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

但黄渤调皮爱玩,成绩不好,还特别爱唱歌。这成了父亲的心病。“他不认为唱歌是一个可以从事的事业,他甚至不认为那是一件正事儿,当然是不支持。”

和解是从黄渤高三开始的,那时候他在歌厅唱歌一晚上能赚一沓钞票,而父亲一个月工资才三四百块。这让父亲觉得儿子也许能唱出点儿名堂。有一天,家里要买一个书橱,“我爸问我,你看哪个样子好看。”黄渤第一反应是震惊,“我的天呢,我这么有话语权了,我都可以决定买什么款式了吗?”最后父亲买了他建议的那款,“从那时候开始,我爸跟我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交流。”

到后来黄渤成了演员成了大明星,儿子终于成了父亲的骄傲。

“早年间的事儿,我回到青岛,他跟我说楼底下保安小刘特别喜欢你,你去拍个照。我说等有时间,他说你别有时间,老也抓不着人,咱们去拍照。我说还要上赶着跟人拍照?在哪儿?他说门口,就领着我合影去了。人家保安还不在,我说回头,他说别,就让另一个保安去找人去了。我们就在门口保安室等了快20 分钟,唉呀我真快急了,我的天,不让我走。”

后来父子关系变得越来越融洽。十多年前,黄渤在外拍戏,开始让父母带着姥姥顺便来游山玩水,去过云南等地方。现在回头想,“我还真挺庆幸那段时间做出那样的决定,不然老觉得等空的时候陪他们出去玩,哪有空的时候,根本没有。而且后来姥姥年龄大了都90 岁了,也不太敢叫。”

有一天,黄渤发现父亲变得多疑、抠门,然后忘事很厉害。一开始他以为老年人都这样,直到某天发现父亲忘性大得惊人,决定带他去医院。

黄渤 | 忘了记忆 忘不了爱

黄渤

早了解,早预防

到了医院,医生问了一个特简单的问题,指着房间里的钟表问:“大爷你告诉我现在几点了?”

但父亲根本看不出来了,嗫嚅着半天什么都没说出。

就是这次,父亲确诊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,已是中后期。医生也给了另一个判断家人得了失智症的办法:让老人画一个表盘,看是不是能够画得很圆,12 个点是不是在正确的位置。

“后来推算了下,我父亲从一开始有症状到后来记不得大概有十四五年。他算很幸运的了。医生说可能就是早发性的,时间就会长一些。病情加重可能跟外伤有关系,可能跌倒过。”

患上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,会慢慢失去记忆,这是不可逆的过程,只能通过一些干预措施延缓这个过程。而他们的记忆就像大浪淘沙,留下来的都是一些重要的记忆。而且往往先从最近的记忆开始流失,越早的事情反而藏得更深一点。

黄渤从知道父亲患上失智症后,安排了一趟父母回甘肃的旅行。

“他们回到了年轻时候战斗的地方,房子还在,还有好多的战友。我爸爸在的那个林场有好多他的学生,后来也是我妈妈的学生。他们去跟好多老人都见个面,特高兴,也是跟记忆里最深刻的青春时代做最后一次难忘的握手。”

这两年,为了陪伴父亲,有一些在青岛拍的戏,黄渤都会优先考虑。拍《封神》时,他一听在青岛要拍一年半,“我觉得终于有这么长的时间可以在家边待着。”但遗憾的是,“去了以后,由于种种原因又安排了别的戏。”

其实他知道现在陪伴对父亲来说意义不大了,因为父亲已经不认得他了。“他得这种病,自己其实还好,我爸到后期一直乐乐呵呵的,生不起来气了。更多的痛苦其实是在亲人。”所以陪伴对黄渤自己的意义更大。

如果时光能倒流,他希望能早点了解这种病,早点去预防。

关于子女最能做的是什么?黄渤的建议是,“科学饮食。另外不要让他过早地把一切责任都放弃掉。比如收拾个桌子,我5 分钟就收拾好了,他可能要半个小时,如果不让他干,慢慢这个能力就丧失掉了。比如让你躺在床上两个星期,下来也走不动路。”

一定要让老人处在各种社会关系里。比如有些养老院,老人住在一起,有各种兴趣小组,围棋、象棋、朗诵,老人们可以参加各种活动,可以正常社交,哪怕有争吵,也比闷在家看电视强。

而黄渤最身践力行的,是带着一群这样的老人开了一家餐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