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,编辑推荐
每天 扫码下载客户端

贾乃亮 | 时间之外

和贾乃亮聊天的每一个瞬间,都能感受到很多种能量的冲击:温暖、积极、豁达、乐观。这些能量在他身上交替涌动,形成了一个奇妙的磁场,很容易就把人吸引其中。某几个时刻,甚至会恍惚觉得他像是站在时间之外的人,从不深陷轮回的更迭,清醒地拥抱生活的馈赠;他口中的那句“做正确的事、做正直的人”,也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。面对复杂人生,有的人一辈子悟不明白,痛苦长存;有的人转瞬便看透了,拥有了别样命运。贾乃亮是后者。

贾乃亮 | 时间之外

贾乃亮

骨子里倔强,生来必定坚强

拍摄之时,贾乃亮从武汉回来不久:他刚刚去参加了抗疫剧《在一起》的发布会。

疫情之后的城市生机勃勃、焕然一新,也开始了日常的堵车,他忍不住感慨:这么美的武汉,封城之举应该是要被载入史册的。所有人的齐心协力,都是为了完成一个共同的目标,“中华民族太团结了!也应了那句话:如果骨子里特别倔强,生来就必定坚强。”

他一直都很喜欢武汉。喜欢武汉人的韧劲儿,觉得他们属于那种“别弄死我,弄不死我就一定能翻身”的性子;也喜欢那儿的美食:热干面、小龙虾,以前在武汉拍戏时,粉丝们经常送小龙虾给他,“什么都不说,放下就走了。是那种——我不用嘴上说,你看我做就行了。”

贾乃亮 | 时间之外

贾乃亮

贾乃亮也是那个“大家看我做就行”的人。踏踏实实地拍戏,踏踏实实地做人,活得敞亮而通透。拍摄《在一起》对他来说,是一次不平凡的经历,也是一份光荣的收获。他参与的单元是《武汉人》,在其中饰演社区工作者丁几何。“这算是一个‘生活角落’里的角色,放在平时,可能关注的人很少,”贾乃亮说,“从社区工作者的角度切入来看待这场疫情的时候,你会发现,每一个行业的人都在或多或少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这场疫情能够扛过去,靠的就是这样点点滴滴、汇聚在一起的力量。”在饰演社区工作者之前,贾乃亮和他们的接触并不多,也就是见面点个头,表示一下感谢;但真正因角色深入了解这一行业之后,他的感触非常强烈,“社区工作者特别不容易得到理解,经常被投诉。

往往是干好了一百件事儿,但只要有一件事儿没干好,别人就会说你不好。”他在拍摄中也跟很多社区工作者有过交流“,你去到他们的办公室就会看见,桌子上摆着一堆文件,每天有成堆的事儿要处理,‘受委屈’对他们来说司空见惯和习以为常。”

没办法方方面面一定都照顾到是现实,但每个人其实都在尽其所能,“他们也说: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这份良心。”

贾乃亮 | 时间之外

贾乃亮

《武汉人》在天津取景,七月份的酷暑,演员们穿着大棉袄,套着防护服,每拍一条下来全身都会湿透,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。贾乃亮还要穿着这一身装备,脖子上挂满了要送的药挨家挨户地跑,“来来回回地爬楼梯,第二天真是腿疼得都站不起来,我可能这辈子都没那么爬过楼梯。”他中暑过,藿香正气水就揣在兜里,因为喝得太多人直迷糊,但他觉得特别值得,“你演的其实就是人家的日常,遭这点儿罪算啥?哪个行业不累?”深知社区工作者的日常状态,他拒绝了“准备三双鞋”的提议,“他们一个月工资才两三千块钱,哪有那么多钱买鞋子?”贾乃亮理解角色,清楚自己的使命是刻画最真实的抗疫人生,把大家可能没有看到的他们的不易、付出和努力一一真实呈现,“想让所有人知道:原来我们身边的人,在做着这样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事。”

疫情当前,丁几何们有挣扎,也有成长,时刻面临着生命和职业的权衡。“面对生死,谁不害怕呢?”贾乃亮看到台词上写着“我不怕”,他就把这句词儿改了,“不怕是不可能的。人都有父母,没准还有兄弟姐妹、孩子,或者干脆还没结婚,甚至没谈过恋爱。真感染了,可能这一生就结束了。”

贾乃亮 | 时间之外

贾乃亮

就像士兵上了战场打仗,“也怕死,但做了这行,就是要往前冲。要是往后退了,自己可能会后悔一生,无法面对战友。”他说,“所有人都是在逆境中成长,也只有逆境,才会让人看清自己、愈发坚强,才会发现自己的一点微光,可以点亮很多人的生命。”

《武汉人》的海报上,贾乃亮看着手机流泪的场景让人印象深刻。“那一刻是我给自己的想象”,回想当时,他内心再一次触动,“很多社区工作者都是外地来的,坚持留下来,每天忙里忙外,似乎也不被家人理解。突然间发现自己发高烧了,就在武汉大桥上跑来跑去,很想家,打了个电话,可又不敢说自己想家了,也没办法回家。

那一刻就泪奔了。”这无非是一个普通人再平常不过的一些瞬间,可是泪奔之后,他却没办法再演下去。他至今仍记得当时的拍摄现场安静异常,很多工作人员也默默哭了“,每一个人的人生,都不容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