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,编辑推荐
每天 扫码下载客户端

彭于晏 | 自由就是如鱼得水

彭于晏自如地使用着身体,如同用一件武器。他在电影里尽情冒险,观者随着他的一举一动,获得了短暂消歇,拽离于干涸的精神世界。于他来说,冒险的目的,是最终回归平凡和拥抱爱。

彭于晏 | 自由就是如鱼得水

彭于晏 & 张景祎

《紧急救援》开机前期,彭于晏逐步恢复体重。健身、打篮球、骑车,每日最少慢跑8 公里。上一部电影拍完,他的体重达到近年最低,65 公斤,而为了符合救援队长的状态,他又增重了10 多公斤。

在上天下海闯火场的过程里,他经历了不少惊险时刻:被消毒水刺激到眼睛,被几加仑的“水炸”追着跑。一场水下拍摄戏,他遇到溺水的恐惧,奋力挣扎向上的过程里,指甲被掀开,手部受伤。每场惊险的戏拍完,他都庆幸自己还活着。

彭于晏 | 自由就是如鱼得水

彭于晏 & 张景祎

在直升机下飞掠山谷

早在2015 年,彭于晏就知道林超贤想拍救援题材。“一直没机会,没那个预算,也达不到那个技术。”

过去几年里,他和导演多次讨论剧情,至少听过四五个版本的故事了,直到2018 年开机。如果早几年拍,他不一定会演队长高谦。“那个时候,年纪还没到,我也没有队长高谦的稳重。”

电影中他还有一个“儿子”聪聪,父子之间的对手戏很多。

只要小演员在片场,他俩就玩得很开心,“儿子”每次跟彭于晏自拍,都要先调美颜模式。

聪聪人小鬼大,而高谦善于鼓励、以身作则,两人之间的互动更像哥们儿。面对这么大的儿子,彭于晏说:“如果我勇敢一点,可能也有儿子啦。”

大部分时候,拍摄过程都很艰苦。

剧组辗转在多地取景,珠海、厦门、广西,有打捞队基地,也有直升救援队基地。“我被直升机吊着,在山谷里飞,过程很惊险。”为了效果逼真,全组去了墨西哥一座影视基地。好莱坞电影里,与海或船有关的大电影,很多都在这里拍摄完成。

“大概二十年前的很多电影,比如《泰坦尼克号》,就是在这里拍的。现在基本上不需要去了,因为后期就可以做,但我们导演喜欢来真的。”

彭于晏说,别人都是去墨西哥海滩买房子,而导演是买了一艘真船,买了一架飞机。根据剧情需要,把飞机断成三截,最后沉到海里,全部实景拍。

“听到这样的剧情,怎么会拍得不过瘾?很过瘾。”

美术、摄影、特效,都是顶级团队,能参与就已经令彭于晏觉得兴奋。所有人都在创造,而不是在完成指令,每天有新想法递给导演,还能让演员自由发挥。剧本上没有的东西,在这样的氛围下得以创造。“看到一个好的景,我演的时候更加投入。全世界范围内,救援题材的作品都不多,就是因为需要大投资大制作,否则观众很难获得救援的紧张感。”

彭于晏 | 自由就是如鱼得水

彭于晏 & 张景祎

让无名英雄呈现于银幕

电影开机前,彭于晏接受了一个月的集训,学习专业的救援队知识。因为要潜到水深处进行救援,早已超过了休闲潜水的程度,为此他还进行了60 天PADI救援潜水课程。彭于晏在上课的过程中训练,和教官出任务,来到真实的现场,与他们共同面对救援工作,遇到过真实的危险。

彭于晏看了大量真实的救援实录,了解这项工作。“我一直觉得,如果你没接受适当的正式训练,就不会知道救援队到底辛苦在哪儿。比如为什么救援队花两三天甚至是一个礼拜才救到水洞里面的人;再比如一个真实的火场里面有四五个人,你会选择先救谁?前提是只有一分钟,只能救一个人。”

在拍戏时,他遇到无数次危险,在水里拍到氧气用尽难以呼吸,被300 摄氏度高温的烈火环绕。让他恐惧的不是危险,而是自己演得不够好,角色不够有说服力。

“在这个时代,很多靠后期都可以完成,还可以找替身做,换个脸。但如果肯用心,肯花时间学,在动作场面上,我自己没有克服不了的事。”

从《激战》《破风》《湄公河行动》,到《紧急救援》,彭于晏和林超贤四度合作。

“林导的戏都很有味道,有风格,很男人,题材边缘,细节真实。《破风》又很青春,运动励志。”彭于晏一直在电影中挑战技能,却不只是出于男性对赢的渴望,他更关心的是人性、人的故事。

“《湄公河行动》里我演的职业是缉毒警,我们在金三角训练反恐、学用枪械。《紧急救援》取材自真实的救捞事件,每件事背后都有默默付出的无名英雄。我不希望演出来,救援人员看后说一点都不像,我至少要拍出一个样子,让人家觉得这是他们的故事,让观众知道他们的付出。在他们的职业里,收获远比不上付出,但至少要得到我们大家的尊重。”

至于那些因拍戏而考过的证,彭于晏其实从不在意,也不知收到哪儿去了。

“我留下来的就是影片的内容。我不是一个特别会念书的人,但是喜欢了解不同的东西。如果今天我要演这个角色,必须学一个新技能,有人愿意找我来演这个戏,还能认识新朋友,教我技能,那干吗不做?”

彭于晏 | 自由就是如鱼得水

彭于晏 & 张景祎

一直旅行,玩透了再回来

学一个有趣的人类技能,有时是令他接下一部戏的原因。

“综合格斗、骑脚踏车,或者学体操、比手语这些东西,有人对这类题材不感兴趣,觉得和自己的生活没有关系,但我觉得很有意思,非常好奇。好玩的事那么多,应该去看看是什么样,这些驱使我接演一部戏。”

在这个过程里,他也认识了不少朋友。拍完《紧急救援》,他认识了潜水教练,成为好朋友。有的人是背包达人,喜欢四处徒步、露营。彭于晏爱喝咖啡,自己做了手磨咖啡送给教练,他们喝完觉得味道很好,有一天忽然问:“可不可以在露营的时候做咖啡?”他说露营也可以磨豆啊,自力更生。

一直和他们相约背包徒步,但工作太多,总不能成行。他本是喜欢户外运动、亲近自然的人,此前拍公益片《海龟奇援》,他去过哥斯达黎加、厄瓜多尔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等地,横跨三大洲,总行程超过3 万公里。

“当演员的好处,是大家都认识你了,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做一点点事。以前去过肯尼亚、越南,关注畸形儿童。而这一趟下来,看人类对家园的破坏,我们真的应该保护地球了。”

彭于晏 | 自由就是如鱼得水

彭于晏 & 张景祎

这一趟行程下来,既有使命感,也愉快得像度假。硬汉也会有惰性,何况他说:“我不是硬汉,我很懒的,像很多人一样。”一年中他游走在很多地方,没有家的感觉。每次到家,打开房门,一个人都没有,家人都在外面工作。所以他喜欢旅行,可以带着家人到处跑,全家人还能聚在一起。

旅行回来总是很难投入工作,彭于晏有他的方法:“就是旅行到怕。一个地方只玩三五天,会不舍得离开,老惦记着。但如果把一个地方玩透了,20天以后就会想回家。我就有这种感觉,发现自己不属于那个地方,并且还是适合在都市工作。我还蛮适合工作的,状态特别好,不工作的时候简直没什么灵魂。”

家人看他拍的电影,总是心疼的。两个姐姐常跟他说,别人拍戏比较舒服,你干吗老拍这种?他便想,有的戏没轮到我,还有的已经很多人拍了,也不差我这一个。

“爱情片我也拍,只是大家比较容易记住我的动作片。如果我能够做一些我觉得有意义的事,自己会比较开心。

彭于晏 | 自由就是如鱼得水

彭于晏 & 张景祎

Q&A:

演员怕被定型,但如果有稳定的风格,很多导演也会在一些题材上第一时间想到你,你怎么看这柄双刃剑?

彭于晏:我蛮乐意的,这是两面的事情,以前我是没有被定型,或者说没有型,人家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型,所以我没有什么戏可以拍。我可能比较幸运,现在很多选择类型可以拍,特别好,演员就是这样,先让大家记住你!一部电影能记住你一个表情一个动作,你就值了。

那假如大家在《邪不压正》里只记住你飞奔在屋顶的样子,你也觉得可以?

彭于晏:我OK,因为反正我到了现场,导演说你现在裸跑,好吧,脱下衣服我就跑了。

在《紧急救援》中演员建立了很好的友谊,你是杀青后不舍得告别的人吗?

彭于晏:早些年拍电视剧、电影,拍完以后都很不舍。慢慢拍多了以后,会发现其实应该不去想这个。你应该想在拍的过程里享受每一天。就说这次《紧急救援》,我们有6 个月的时间,我们有缘分拍一个戏,应该更了解,更帮助彼此。你就会变得每一天都很开心。

那你也是经历过这样的阶段,慢慢找到相处方式的?

彭于晏:一部戏拍完以后,当然会觉得有点空虚,跟角色再见,导演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合作,演员再聚齐在一起很难,甚至遇到同一个灯光师、摄影师都很难。以前杀青宴一点都不想去,后来就在拍戏的时候享受。这样还有一个好处,你不会觉得工作好累。电影是一群陌生人聚在一起,创作一个大家喜欢的艺术,这个东西就是大家的回忆。

因为你选择的题材,这些年也遇到不少有趣的人,如果不是做演员,可能这辈子没机会遇到。

彭于晏:认识了很多人。拍《激战》认识打综合格斗的选手和教练,现在还有联络。拍《破风》认识了单车手,因为是拍职业公路赛,跑去意大利跟世界冠军一起,很难得,你可以认识世界级的车手。后来我去瑞士,还有教练来找我。拍之前我不骑脚踏车,现在觉得骑车特别好。我觉得还蛮精彩的,电影记录了我的人生,记录了很多时刻的我。

家人看你的电影,和观众看,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,她们会担心吧?

彭于晏:妈妈以前不敢看我开打,觉得有点危险,其实我想过。但现在也觉得,有时候是有点危险。人家就说你干吗要训练这么久,训练久了,体能好了,做动作的时候能意识到这个动作会不会伤到别人或自己,也是对自己负责。

有人看自己的电影会觉得尴尬,你会吗?

彭于晏:我不会,我很愿意看我自己。真实面对自己,有什么害怕的,你就是享受。好就好,不好就不好,这很正常。考试都有考不好的时候,再考就好了。